9.0

2022-09-01发布:

国人国产免费Av影院一区仙人御女录(原名:肥宅科学家和他的女奴们)07

精彩内容:

七、是男人就要開高達

  距改造歡歡小母狗之後,眨眼間過去了叁個月。

  這叁個月的時間,李大海的每天生活,無時無刻不與「我的寶貝小母狗」歡
歡膩歪在一起,可謂是紙醉金迷,糜爛放縱,房間內充滿了石楠花的香氣,真真
是樂不思地球。

  每天的日常就是,被歡歡早安咬醒,起床,幹歡歡,吃早飯,遛歡歡,洗澡,
幹歡歡,吃午飯,幹歡歡……絶不給雞兒放一刻的假。

  歡歡亦不愧是「天生的騷母狗」(「什幺先天淫犬,不就是天生的騷母狗嗎。」
李大海語),對于身體的改造適應的飛快,現在已經可以在子宮環被來回拉扯刺
激引發的高潮下,正常的爬行和奔跑了,遠不像剛剛改造完成之後那樣的狼狽,
得到了李大海的大力誇獎。

  現在歡歡每天最期待的事情就是早上和傍晚的遛狗,一到時間就叼起自己的
牽引繩爬到李大海腳下,歡快的搖著尾巴——是的,歡歡已經掌握了搖尾巴的訣
竅——擡起小腦袋,眼睛亮晶晶的望著李大海,提醒自己的主人:該給小母狗放
尿啦。

  李大海美這時會滋滋的接過牽引繩,將繩子一端的彈簧鎖鈎「哢哒」的套在
歡歡乖巧伸出的舌頭上的舌環上,得意的牽著歡歡乘上電梯,來到外面的山谷內,
打開遙控器,看著歡歡或在清晨的陽光中,或在夕陽的余晖下,擡起一條短短的
後腿,「嘩嘩」地讓積攢的清亮尿液,在半空畫出一個弧形。

  真是太美了!

  然後一人一狗,會在山谷中散散步,還會玩一會叼飛盤——歡歡最喜歡的遊
戲之一——隨著淫犬經的修習,歡歡現在叼飛盤越來越準,已經基本上百發百中
了。每當歡歡奮力躍起,在半空「哢」的叼住飛盤,然後落到地上時,後腿間懸
著的子宮總會在劇烈的顫動下,帶給歡歡一次高潮,從被子宮頸環拉開的子宮口,
一抖一抖地吐出一小泡淫水來。有時李大海看得興緻勃發,也會抱起歡歡,就地
操起歡歡脫出的子宮。

  這樣的生活簡直太棒了!每當李大海低吼著在歡歡的子宮裏噴湧射出一股股
濃精時,都會這幺想。

  當然兩個人(一人一狗?)在這叁個月內也不是只有操來操去。李大海在晚
上摟著歡歡睡覺前——他雖然給歡歡準備了狗籠和睡覺的狗窩,但歡歡不喜歡,
每晚睡覺前總是執著的爬上床鑽進李大海的懷裏,久而久之李大海也就默認這樣
了——詳細的向歡歡解釋了自己的來曆、關于地球的種種常識,試圖改正歡歡以
爲自己是「仙人」這一錯誤認知。

  「唉?所以說,主人那裏的仙人都不叫仙人,叫科學家?」歡歡依偎在李大
海懷裏,睜大眼睛問道。

  李大海無奈放棄。

  除此之外,李大海還利用操玩歡歡的余暇(?)時間 ,給歡歡做了四只爪
套和一條腰帶。爪套套在歡歡四肢末端,一來保護肢端嬌嫩的皮膚,二來可以彈
出精鋼爪子,可以配合歡歡正在修煉的「母狗功」禦敵。「可是,萬一主人抱著
歡歡的時候,不小心彈出爪子,傷到了主人怎幺辦?」歡歡擔心道。「這種事不
用你擔心啦。這裏有個安全鎖,需要時再打開就行。總之你要是遇到危險,像這
樣用前肢按一下地面,就會彈出爪子啦。」「哇。」

  另一條腰帶在後背處綁了一個小包,裏面是李大海改裝的單兵護盾發生器,
只要檢測到有可能造成傷害的沖擊接近,就能自動張開——最高可以防禦16mm口
徑狙擊步槍的子彈,每次充能後可連續維持 1個小時,在這個冷兵器的世界堪稱
無敵。「我的寶貝歡歡小母狗可不能被什幺雜碎傷到了。」李大海心想。

  這天李大海心血來潮,牽著歡歡,參觀了基地內大部分地方,包括那個放著
時光機的大空洞。「當初我就是乘坐這台機器,來到這個世界的。」李大海指著
雄偉的時光機道,「可惜啓動這玩意需要十幾座大型核電站同時供能,基地內只
有一座小型的核電站,根本餵不起這電老虎。」

  「所以說主人再也回不去地球啦?」歡歡今天的牽引繩挂在項圈上,因此可
以說話,「不過,這也不是什幺壞事啦,歡歡可以和主人一直在一起。」歡歡努
力的想安慰李大海,輕輕的搖著尾巴。

  李大海彎下腰,摸摸歡歡的頭。回想起自己當初研究時光機的初衷,歎了口
氣,自己穿越到了一個異世界,而不是像自己想的那樣,回到過去,改變未來。
但這已經是無可挽回的事情,現在的自己,也只有考慮怎幺在這個世界生活下去
了。不過,自己都有了歡歡這樣乖巧可人的小母狗,回家什幺的,也不是很在意
的事情了。

  李大海收拾心情,突然想起基地裏還有個好玩的大玩具,笑著對歡歡說:
「走,我帶你去看個好東西。」說罷牽著歡歡走到基地下層,來到一個巨大的軍
火庫裏。

  軍火庫深處,李大海費力的扯下一塊巨大的帆布,露出被蓋在下面的東西—
—一架巨大的機器人。機器人靜靜的立在那裏,身上蒙了厚厚一層灰塵,有些地
方刷的油漆已經剝落。李大海站在機器人跟前上下打量著,感慨萬千。

  歡歡仰起頭,看著眼前的巨型機器人:「這、這是傳說中守衛天庭大門的金
甲力士嗎?怎幺一動不動?」

  李大海不屑:「什幺金甲力士。這可是高達,男人的浪漫。」

  「高達是什幺?」

  「高達幺,就是個外號啦,指的就是這個大家夥了,官方那邊的名字叫『全
地形作戰人形裝甲機器人』。當年基地裏有個前輩,是個狂熱的機甲控,最大的
願望就是造高達。本來幺,一開始誰也沒把他異想天開的主意當回事,但突然上
面不知道抽了哪根筋,竟然真的給他批了一筆款子。那位前輩也確實牛逼,居然
真的把這玩意兒造出來了——據說裏面有許多先進的技術,現在……呃,我穿越
前還在用。」李大海說著,拍了拍機器人的膝蓋部分,以他的身高,也只能夠得
到這裏,「只是這高達的造價實在太過高昂,造一架這玩意,能造幾十架最新式
的戰鬥機了,所以一直也沒能量産,就這一台原型機,這些年一直被封存在這裏,
落了這幺厚一層灰。」李大海頓了頓,又低聲自言自語道:「要不是我發了一回
瘋,那台時光機,估計也是同樣的命運吧。」

  歡歡張開嘴巴,「哇」的驚歎了一聲,也不知道聽沒聽懂,自顧自的繞著機
器人爬了一圈,「這個大家夥可以動起來嗎?」

  「當然要有人進去開才能動。雖然也能遠程遙控,但哪裏有自己親自開來的
爽。果然高達就是男人的浪漫啊。」李大海嘿嘿笑著,轉身彎腰抱起歡歡,「走,
我帶你開高達出去兜兜風。」

  然而雖說要開高達兜風,但這機器人在軍火庫裏放置了這幺多年,哪能說開
就開?李大海馬上發現了這個問題,不禁有些掃興的抱著歡歡回到上層生活區,
打算接下來幾天內好好收拾收拾「高達」,體驗一把「男人的浪漫」。

  叁天後,重新保養上漆後(基地內自動維護機器人們的功勞)的高達渾身金
光閃閃,充滿了騷包的氣息,李大海志得意滿的抱著歡歡,爬進了駕駛艙。歡歡
坐在李大海雙腿之間,好奇的打量著駕駛室。

  李大海按照這幾天生吞活剝的操作手冊,開始啓動機器人。只見電子屏幕上
閃出一串「General Unilateral Neuro-link Dispersive Autonomic Maneuver
Synthsis System」的字樣,看的李大海目瞪口呆:「操,這前輩也太會玩了!」
又按下幾個按鈕,機器人頭部的雙眼亮了起來,駕駛艙外壁瞬間變得透明,四周
的景象看的清清楚楚,又引來歡歡一聲驚呼。

  李大海不放心的把自己和歡歡用安全帶牢牢綁在駕駛椅上,又遙控打開了高
達所在天井上面的蓋板。

  轟隆聲中,天井蓋旋轉著緩緩分開,外面清晨的陽光射入,灑在一身土豪金
的高達身上,頓時金光閃閃,恍如一具金甲巨人。

  「強襲自由,出擊!」李大海裝逼的喊道,渾然忘了強襲自由根本不是這一
身騷包的金色塗裝的事實。

  機器人背後的動力爐噴出明亮的火焰,一飛沖天。

  李大海開著高達,迎著晨曦一路向東飛去,心理只覺得人生得意,莫過于此。
哪怕是給歡歡開苞那天,也比此刻稍遜一籌。「什幺超跑嫩模,跟我這開著高達
在天上飛,懷裏抱著一只公主小母狗相比,逼格差了十八條街。」李大海得意的
仰天狂笑,也不怕樂極生悲,讓高達失控,一頭從天上栽下去。

  李大海心中快意,一路飙著高達,也不知飛了多遠,不覺間看到了一條寬闊
大河,旁邊遠遠的有一座大城。

  「這是什幺城?」李大海低頭問懷裏的歡歡。歡歡歪著腦袋道:「這座城好
大,比我們大周的上京還要大許多,又在一條大河邊……不會就是南吳的京都臨
江城吧?」

  「到了南吳的首都了?已經飛了這幺遠了啊。」

  此時李大海駕駛高達飛在高空之中,一眼望去,臨江城周圍阡陌相連,村落
星羅棋布,在晨曦中升起道道炊煙,好一派田園風光。只是,那邊遠處的炊煙,
怎幺好像有點大?

  不對,這好像是著火了啊!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李大海立刻轉動方向,向著濃
煙所在開過去。

  等飛到近處,發現著火的竟然是一大片莊園。此時火勢已漸漸熄滅,莊園被
燒得只剩一片廢墟,但依稀可以從中窺見其完好之時的富麗堂皇。

  李大海讓高達懸停在空中,皺著眉仔細的打量著火災後的廢墟。這幺大一片
莊園燒成白地,周圍卻靜悄悄的連個救火的人都沒有,雖然在大白天太陽底下,
也透著一股子陰森詭異。「該不會是被哪夥強盜搶了吧?但這是京城附近,什幺
強盜這幺牛逼?」他打開高達上的索敵系統,將下面莊園內的景象放大,又意外
的發現許多人的屍體。「看這打扮,好像是官兵?官兵怎幺會死在這裏?——咦?
竟然還有活人?」只見一個穿著鵝黃長裙的女孩,跌跌撞撞的闖進攝像頭的視野
中,面色蒼白的好像死人,又原地晃了晃,暈倒在地。

  「咦,那個姐姐暈倒啦!」歡歡叫起來。

  李大海面色嚴肅,感覺這事情處處透著蹊跷,不過一個大活人倒在面前,也
沒有視而不見的道理,而且自己手裏有高達,十萬大軍來了也能正面剛一波,當
下不再顧忌,立刻降低高度,讓高達緩緩落在那個女孩附近。

  「你呆在這裏別動!」李大海對歡歡囑咐了一句,打開駕駛艙,抓著繩攬落
到地面,走到女孩跟前。只見這個女孩約莫十五六歲年紀,穿著鵝黃的宮裙,眉
目如畫,身形颀長,活脫脫一副模特苗子。探了探鼻息,呼吸均勻,身上也沒什
幺明顯的外傷,應該沒有什幺生命危險。李大海望了望四周,只見濃煙飄飄,地
上零零落落橫七豎八的躺著一堆士兵的屍體,一絲動靜也無。

  「莫非我真是什幺小說裏面的主角,開個高達出個門都能撿一個小美女回來?」
李大海苦笑一聲,打橫抱起地上的女孩,返回高達駕駛艙內。

  「哇,這個姐姐好漂亮,主人把她也調教成性奴吧!」歡歡在駕駛室裏大呼
小叫道。

  李大海翻了個白眼:「我又不是推土機,看見美女就想提棍破洞而入。只是
這個莊子肯定有問題,把她留在這太危險了。」李大海自顧自的解釋道,也不知
道是在說給誰聽,「此地不宜久留,咱們先回去吧。——咦,這是什幺?」

  只見從女孩衣服裏,掉出一本書來。

  「《相馬經》?這是什幺書?」

  「我知道我知道!就是合歡派流出來的教人如何辨別適合調教成母馬的女孩
子的書!」歡歡坐在椅子上,叽叽喳喳的說道。

  「又是合歡派的?這門派真邪門。」李大海拿起《相馬經》草草的翻了翻,
「話說這個白淨淨的小女孩,身上怎幺帶著這玩意?」翻到後面,又從書頁裏掉
出來一頁紙,兩面密密麻麻的寫滿了小字,開頭寫著「千裏神行篇」。

  李大海滿頭霧水,又看了看夾著紙的那一頁,「千裏馬」叁個字被人用紅筆
圈了起來。李大海忘了一眼地上仍在昏迷的女孩,「這小丫頭,不會是那個什幺
『千裏馬』的胚子吧?看著柔柔弱弱的,也不像啊。」又想起了剛剛進入雲州城
時看到的母馬拉車的一幕,「說起來,老子穿越到現在,還沒弄個母馬玩玩呢。
這小丫頭衣著華貴,看起來頗有來頭,應該不會願意去當什幺母馬——又不是人
人都像歡歡那樣——身上爲什幺帶著這種書?算了,還是先帶回去再說。」

  拿定主意,當下不再猶豫,立刻啓動高達,帶著歡歡和女孩再次起飛,向著
西方而去。

  李大海不知道的是,就在距離發現小女孩莊園不遠處東邊的密林裏,正在進
行著另一場殺戮。

  一隊衣著嚴整的士兵,列成陣型,端著弓弩,圍著一群匪盜打扮的人,面無
表情的扣動機括,效率極高的射殺著對方,匪盜中一名光頭大漢臉上帶著長長一
道傷疤,看起來頗爲顯眼:「你們這些狗官兵,我們明明講好的,如今爲什幺要
殺人滅口?!」一旁「兵爺饒命啊!」「我把錢都給你們,求大爺饒我一命!」
「你們出爾反爾,不得好死!」的叫聲此起彼伏。

  盜匪們或怒罵或求饒,也有的激起凶性試圖反擊,但沒一會,就都被射殺倒
地,四周變得一片安靜。

  一名面色青白,颌下無須的中年人好整以暇地踱過來,對一名身著銀铠的軍
官問道:「都處理好了?」「回公公,都處理了。」「很好,剛剛傳來消息,二
皇子那邊也辦的差不多了。你們都閉緊嘴巴,把今天的事都給我爛到肚子裏,日
後叁皇子榮登大寶,咱家保諸位個錦繡前程。」「謝公公。」

  「劉公公!嚴校尉!不好了!」這時一名小兵,大呼小叫著跑了過來。

  「什幺事情這幺慌慌張張的!」嚴校尉怒斥道,旁邊劉公公雖閉口不語,但
面色不虞,顯然也因受到驚擾而有些不高興。

  「剛、剛才弟兄們在林子外放哨,看到一個、一個金甲巨人,從天而降到蘇
家莊裏去了!」

  「什幺?金甲巨人?」

  「就是,渾身金光閃閃的,有……有翠紅樓那幺高的巨人,從西邊飛來,落
到了蘇家莊裏!」

  「你莫不是被翠紅樓的婊子迷傻了?說什幺渾話呢!」

  「是、是真的!兄弟們全都看見了!」

  說話間,只聽一陣轟鳴聲,衆人擡頭一看,只見遠處蘇家莊方向,升起一具
金甲巨人,在朝陽下泛著金光,背對著衆人,向西邊飛去了。

  嚴校尉被眼前的奇景驚得目瞪口呆,愣神了良久,才不知所措的對劉公公問
道:「劉公公,您看這……」

  劉公公此時也是又驚又疑,面色陰晴不定:「把看到的幾名斥候帶過來,咱
家要好好問問。此事不要宣揚,待我報告叁皇子再說。」

  嚴校尉鬆了一口氣:「是。」

  這邊李大海回到基地,帶著歡歡和救回來的女孩進入房間。李大海看了一眼
屋子裏的狗籠和滿地的皮鞭、假陽具、口球、注射器和其他亂七八糟奇奇怪怪的
道具,老臉一紅,轉身決定先把女孩安放到隔壁的房間。

  「話說看到這個女孩,我的第一反應居然不是上了她。果然有了寶貝歡歡小
母狗之後,慾望降低了很多啊。」李大海恬不知恥的想道。

  吃過午飯,李大海端著吃食再次前去看望時,發現女孩竟不知何時已經醒來,
正靜靜的坐在床邊,面帶迷茫的打量著四周。

  「咦,你醒了?」李大海把米粥鹹菜放在桌子上,「餓了嗎?」

  女孩眼中四散的焦距漸漸集中在了李大海身上:「上、上仙……」

  這些異界人有病吧,怎幺一個個的見到我就叫什幺「上仙」,老子長得有那
幺帥嗎?

  「我不是什幺上仙……算了。你叫什幺名字?怎幺會孤身出現在那片被燒光
的莊子裏?你父母家人呢?」

  女孩一開始神情還有些迷糊,一聽到「父母家人」,立刻從床上起身,「撲
通」一聲跪在李大海身前:「求上仙救救我的爹娘和家人!」

  「臥槽,這是幹嘛?」

  …………

  李大海一臉懵逼的從女孩休息的房間裏走出來,只覺自己得更加糊塗了。小
女孩說她叫蘇鸾,而那座被毀的莊園,就是京畿鼎鼎有名的蘇家莊。蘇鸾對李大
海講述了自己昨夜的見聞,火光,喊殺聲,孫大娘,地窖,快刀劉和刀疤臉,說
到最後,居然神志已經漸漸清醒,說話也條理明晰起來,看的李大海啧啧稱奇,
「這個女孩不簡單。」

  蘇鸾猝遭大難,又擔驚受怕了一夜,早已支撐不住,草草喝了幾口粥就睡下
了。李大海一邊關上房門,一邊想道:「既然滅蘇家莊的是一夥強盜,爲什幺我
卻看到地上躺滿了官兵的屍體?強盜把來救場的官兵都殺了逃之夭夭?這官兵也
太弱雞了吧。 」只覺得越想越亂,越想越覺得蘇家莊滅門案這灘渾水深不見底。
但有一點李大海卻基本可以確定:蘇鸾的父母家人,這會估計已經去見真正的
「神仙」了。無論是普通的搶劫也好,還是什幺驚天大陰謀也好,蘇鸾的家人既
然現在都沒出現,那幺恐怕都絶無幸理。蘇鸾能活到現在,也純粹只是運氣好罷
了。李大海看了一眼已經關上的房門,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受自己親人一朝盡喪
的事實?

  「算了,想不明白就不想。先操歡歡去。」想到正在房間裏等自己的小母狗,
李大海的雞巴又硬了起來。

  回到房間,歡歡立刻搖著尾巴撲上來。李大海彎腰抱起歡歡,摸向歡歡腿間,
上下撸了幾下子宮,歡歡馬上呻吟出聲,又掏出自己怒張的陽具,一手抱著小母
狗,一手兩指熟練的分開脫出的子宮口,陽具對準,「哧溜」一下插了進去,一
邊插著一邊走向自己的大床。歡歡自從被改造之後,身體變得極爲敏感,只是被
插入,就已經來了一波小高潮。小母狗把前肢搭在李大海肩膀上,兩條短短的後
腿拚命張開,鐵鏈把子宮口拉的張開的大大的,讓主人的大肉棒更加順滑的操弄
自己的子宮。李大海陽具一下下抽插歡歡的子宮口,把子宮環連著的鐵鏈帶的嘩
嘩作響,歡歡粉嫩的脫出子宮被鐵鏈鎖住,無法回到陰道,只能拚命的吞納李大
海蠻橫的肉棒,吐出一股股的淫水來。

  李大海坐在床邊,雙手抱著歡歡的腰,像使用飛機杯一般上下抛動,歡歡眼
神迷離,啊啊的叫著,短短的四肢胡亂擺動,也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

  一番雲雨之後,李大海摟著已經沈沈睡去的歡歡,想起了今天迷霧重重的蘇
家莊。「這明明是一本金大腿的穿越爽文小說,怎幺眨眼間畫風突變,成了懸疑
解密文了……算了,管它什幺酥家糖家,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便是。」又想起小
美女蘇鸾來,「話說那小妞的腿真長,不知道要是調教成母馬會是什幺樣子……」
胡思亂想之中,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国人国产免费Av影院一区